废纸桥 作品
几天没更新/没有找到你看的书?通知我
查看更新回复

乐虎国际游戏: 第八百三十七章分饰两角(下)

    项羽就坐在一角,本是偏僻之处,却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强烈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身材魁梧,坐在那里,就如同一柄利器,直刺向天。

    两道剑眉,仿佛要耸入云霄一般,而剑眉之下,重瞳生异彩,惹人注视。

    霸王之前,唯有圣人瞳,仓颉、虞舜皆以重瞳而著称。

    霸王之后则有霸王骨,见与霸王类似者,皆许为无双猛将。

    一如吕光、鱼俱罗。

    当然此时的项羽,还称不上西楚霸王。

    在项梁的压制下,他的霸气尚有几分收敛。

    “混账!军国大事,岂能儿戏?我等屯兵在此过三万,尚且不能攻占定陶。给你区区三百人,岂不是送死?”项梁闻言,原本紧皱的眉头,便直接扭成了一个疙瘩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项梁小瞧了项羽。

    若给他三百精兵,夜袭定陶,说不准还真能攻下城门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荒诞不羁之言,项梁断然不信,即便早知自己这侄儿勇武,却也不会想到他开挂至此。

    被项梁一口压下,项羽面色不愉,却也只能再喝闷酒。

    项羽父亲早逝,项梁于他而言,便如同父亲一般。

    若是别人这般说他,以项羽的暴脾气,早就直接打将过去。唯有项梁,项羽不得不服。

    老陈早就和楚河取得了联系,见火候差不多了,便说道:“不知上将军可听过《过秦论》和《阿房宫赋》二赋?”

    项梁近日来为定陶之事烦忧,哪里听过。

    待到老陈,将抄录好的两赋奉上,项梁一观之后,顿时有一种茅塞顿开之感。

    虽然于眼前之战无用,却好像是一盏明灯,照亮了眼前的昏暗。

    起兵造反,光复故国,这是形势所迫,也是一场豪赌。是输是赢,最终会如何,谁心里都没底。

    但是看了这两篇赋,项梁却突然涌起了一种自信,秦灭六国,楚国最冤。故而楚人对秦人之恨,尤甚。

    旁的不提,秦末诸多起义军中,陈胜吴广为楚人,景驹为楚人,项梁叔侄不提自然也是楚人,就连那最后夺得江山,争雄定汉的刘邦,他也是楚人。

    区别在于,刘邦看的比项羽更远。

    他以楚人的身份,帮助项羽一起推翻了暴秦,却没有拘泥于楚人的身份,沉迷于故国。而是继承了秦始皇的意志,完成了一个大一统的王朝,七国皆是过往云烟,唯有汉才是所有人新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这一点上,是秦始皇和项羽都不如刘邦的。

    站在许多角度来看,刘邦仿佛就像是一个窃取天下,卑鄙龌龊的小人。

    汉虽然是每一个华夏人身上的标签,我们为之骄傲。但是汉朝诸多皇帝中,若论首推者,大多数却非刘邦,而是打出大汉雄风,奠定民族自尊自信的汉武帝刘彻。

    但是撇开了其它不论,刘邦的胸怀,就要胜过项羽。

    至于秦始皇···或许有些事情,他看的明白。

    但是他却不能去做。

    刘邦的江山是一拳一脚,从零到有打下来的。所以他可以立汉而收七国之民,熔于一炉。

    秦始皇却不能撇开秦和秦人,再创一体。

    或许秦始皇假死遁天,企图从墓中苏醒后,再取江山,便是看到了这样的前景。

    以秦而统六国,六国之民不服,除非亡族灭种,否则难消其恨,一个真正统一的帝国,永远无法成型。

    “此二赋为何人所著?”项梁迫不及待的向老陈问道。

    老陈道:“楚人张河,原为张楚之士,陈王薨后,隐居于砀郡砀山,以梅做妻,养鹤为子。”

    所谓名人隐士,便是大贤。

    楚河先扬名,再隐居,正合了人们心中大贤之形象。

    那项梁一听,顿时就觉得张河(楚河)的逼格再高了一个层次,原本只当做一个有才能的士族,如今却已然上升到了贤能的境界。

    所以说,人有本领只是基础的。

    最要紧的是懂得向自己头上加光环。

 &nb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