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天没更新/没有找到你看的书?通知我
查看更新回复

乐虎国际游戏: 143 标本

    起先吴霁朗没有说话,待我问到第三遍,才恍然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我好奇地问,“你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他心事重重地摇了摇头,说:“是我自己的私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我便说回原本的话题,“去医院会检查很久吗?”

    吴霁朗说:“这得取决于检查结果,但我快也要一周左右。”

    我忙说:“这也未免太久了,我觉得我的情况还没有糟糕到必须要去医院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按理说吴霁朗是医生,他要我去医院,我自然得无条件服从,可虞雯时常在医院,我跟吴景康之间的关系如此恶劣,怕是没办法装她老公了。

    我本以为这事得费上一番口舌,没想到吴霁朗直接说:“那你就先在家里休息吧,不过,我希望你能设置一下nemo一旦你有不舒服的情况发生,它就立刻联络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太复杂了,我不会弄。而且……我也不想在家里。”他问:“你怕他回来继续打你吗?”

    我点头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会回去跟暖暖商量,看她能否把他留在身边,直到他脑子清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,但我还是打算到朋友家去住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吴霁朗点头,说:“应该这样,那你要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我问:“您知道晴岚吧?我就打算去她家。不过,我还没有跟她联系好,等联系好之后,我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他还帮晴晴做过检查,并且得出晴晴暂时不适合手术的结论,自然是知道的,点头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我们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闲事,吴霁朗走前一再叮咛,但依旧显得很不放心。

    其实镜中的李虞说得对,我也觉得吴霁朗对我的关心有些过度,我的心脏不过是疼了疼,在我看来这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,何况如果它很严重,吴霁朗作为医生才不必藏着掖着。但我也知道他爱着李暖暖,所以还是他的个性所致。

    我联络了晴岚,只说我跟我老公起了争执,我被打了,她立刻便同意我去她家住,且开车过来接我。

    我也很快便收拾好了东西,在等晴岚时给宋佳言打了电话,告诉他我地址变更的事,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,我自然是没有将我跟李虞之间的矛盾告诉他。

    安排妥当后,晴岚也到了,她被我的样子吓了一跳,但聪明得没有多问。只迅速带我回了她家,并让我歇着,自己去煲汤。

    我自己待在客厅,感觉有些无聊,见沙发后是一排书籍,心想应该是供客人阅读的,便选了一本抽出来,不料翻开一看,里面却是一个笔记本。

    我的第一反应当然是想要合上,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被那上面的图案吸引,这一页上面用钢笔画着极为标准的人体图像,一半呈正常,另一半呈解剖,我不懂画,但绝对看得出这画十分精准,心里不禁有了兴趣,目光扫到了上面的文字上。

    文字主要是用英文写的,也夹杂了一些其他语言,但八成我都认得,不过它们连在一起后,我就懵得不行。因为从图片来看,这好像是医学方面的内容,但这些句子中透露着大量神啊、圣啊这样脑洞大开的词汇,又好像是关于神秘学、宗教这一类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按理说,我看到这里就应该合上它了,怎奈那钢笔画实在是太漂亮了,我又忍不住翻了一页。这一页并没有绘画,只有寥寥几句话,看着像是数学公式,我却从不记得理科里哪里有那种奇怪的符号。

    我一个没忍住,又翻到了第三页,这一页画了一个男人的身体,但他的所有关节全都是分离状态,看上去就像是用一堆带肉的骨头摆成了一个人。虽然图仍是用钢笔绘制的,并没有血腥的画面,但我还是觉得有些不适。

    这一页的文字也很怪异,照旧是大部分看不懂,但其中一句话特别引人注意,“……实验证明,肉体被肢解后,灵魂也会随之破碎。破碎的灵魂可以%¥#……”也不知是故意还是顺手,后半句写得极快又极连笔,就像是怕被人看懂似的。

    我正专心看着,突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,“佳音!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才抬头,一见是晴岚,她正笑着站在我的面前,手里拿着冰袋。

    我局促起来,放下笔记本,小声说:“对不起……我是无意中翻开了,我不是故意要偷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那不是我的东西,而且里面的插画确实很吸引人。”晴岚笑着说:“摆在这里就是可以随便看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样啊。不过我很好奇,这个笔记本不是你的吗?”“不是呀。”晴岚坐下来,将手中裹着毛巾的冰袋敷在我的脸颊上,一边说:“这个笔记本是我前不久收拾房子时发现的,简聪哥买的是现成的房子,旧房东是一位二十五的年轻女性,卖房子的理由是说要结婚了,未婚夫在国外,她走时把房子打扫得很干净,这个笔记本是我无意中发现客厅地板上竟然有一个小暗格,里面就放着这个。我有把这件事告诉简聪哥,但他告诉我那个女人已经彻底联络不到了。我想特地放在暗格里,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东西,或许她或她的其他亲朋会回来取,我怕自己忘记,就放在最显眼的这处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恐怕不只是这样吧,这里面的内容写得十分怪异,像是……”

    我一时间没有想到合适的词,晴岚却替我说了,“像是变/态科学家的实验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,“确实是这种感觉。”

    晴岚却一笑,说:“起初我也是这么想的,但简聪哥看过之后,说他觉得这可能是拍戏用的道具,因为从前的房主是一位小演员,她曾参演过一部变